沉默與發聲 - 讀《沉默的大多數》有感2000字

沉默與發聲 - 讀《沉默的大多數》有感2000字:

中國人受著中國人的“熏陶”,《沉默的大多數》中這樣寫道:我從記事時開始,外面總是裝著高音喇叭,沒黑沒夜的亂嚷嚷。從這些話里我知道了土平爐可以煉鋼,我還知道一畝地可以產三十萬斤糧,然后我們就餓的要死。總而言之,從小我對講出來的話就不大相信,越是聲色俱厲,嗓門高亢,我越是不信.....在三年困難時期,有一天吃飯時,每人碗里有一小片臘肉。我弟弟見了以后,按捺不住心中的狂喜,沖上陽臺,向全世界放聲高呼。結果被爸臭揍一頓。經過這樣的教育,我一直比較深沉......在我小時候,話語好像是一池冷水,它使我一身一身起雞皮疙瘩.....幼年的經歷,家教和天性謹慎,是我變得沉默的起因......至于我最終選擇沉默多年,其主要原因是:從話語中,你很少能學到人性,從沉默中卻能。假如還想學得更多,那就要繼續一聲不吭。

在那個年代,做一個沉默的大多數,遠比做一個喜歡發表意見和“話語”的人要來的理智,在那樣一個沒有理性的時代中,“話語”太多的人往往是不理性,缺乏思考和常識的人。而沉默卻可以使人學會冷靜和思考,身處“沉默”才能夠避免“進了那個圈子就要說那種話,甚至要以那種話來思索”的窘境。

翻開歷史,中國歷朝歷代的大規模屠殺,趕朝換代的戰爭,株連九族的暴政,外來名族的侵略...已對老百姓造成了長期的選擇壓力,那些勇敢的人,正直的人,富有正義感的人往往容易招來殺身之禍。而那些唯唯諾諾的懦夫,順民則能更好的適應這種高壓環境,在這種特定的選擇壓力下生存,繁衍下來。如此,中華名族幾千年的文化似乎就是生存文化。

沉默與發聲 - 讀《沉默的大多數》有感2000字.jpg

作為后人,我們深受老一輩的影響,“小不忍則亂大謀”,“槍打出頭鳥”,“沉默是金”都是自我警醒的金玉良言。我們長期生活在各種重壓之下,社會的重壓,他人的重壓,責任的重壓。在嘗盡了挫敗的滋味后,我們變乖了,學聰明了,也懂得了什么是“不敢說”,“不能說”,“不必說”,最后也就“懶得說”了。于是,在公共場合保持沉默成了大多數中國人終身奉行的明哲保身的潛規則之一。

一攤開報紙,一打開瀏覽器,一條條新聞迎面而來“學術不端丑聞”,“狂犬疫苗造假”,“某省貪官查處”,而人們對此卻嗤之以鼻。也是,讀后感www.krwona.icu諸此新聞鋪天蓋地,有何新鮮勁兒?再看看這觸目驚心標題“幼童失足落入冰冷水塘,圍觀者上百無人施救”,“女子頂樓欲輕生,圍觀者催其快跳不要浪費時間”。這一幕幕的悲劇背后折射出的是中國人的看客心態。可當我們每天喝著皮革奶,吃著鎘大米,用著地溝油,買著染色蔬菜,住著“豆腐渣”工程時,我們還要沉默嗎?

我們每一次不應該的沉默都會付出應有的代價:好人的每一次退讓都會助長惡人囂張的氣焰;大眾的每一次默許都會縱容謊言的升級;所謂的“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到頭來成了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這豈不是不笑話?

所以說,該沉默的時候要沉默,該發聲的時候就該發聲。我想,也許正是因為懂得了這份責任,在沉默了四十年之久后,王小波最終選擇發聲,以一個終于開口的積極沉默者的姿態,冷靜地分析文革,分析國人的集體沉淪,用他獨有的黑色幽默談道德,談理性,談信仰,用筆捍衛一個騎士的榮譽,用文字影響下一代人。

除此之外,在沉默與發聲的問題上,能夠合理的對兩者進行把持,其實并不那么容易。放眼社會,就有這樣一群人,面對強權,他們忌憚。面對弱者,他們鄙夷。他們會為了釣魚島,裝著愛國心,去上街游行,嚷嚷著要滅了小日本,但卻不敢喝斥街頭小偷;災難之后,會積極加入感傷洪流,卻將沉默者都視為冷酷或居心叵測。諸如此類缺乏邏輯,極盡煽情的事,讓人躲避不及。但是像這樣的發聲,發出的只會是無效的音,由此也可以看作是一種消極的沉默。

所以說,有的時候,沉默是一種智慧,一種理性,一種蓄勢,一種保全自我的方式。很多時候,我們也需要沉默,因為我們需要思考,需要去看清事物背后的虛虛實實。但是,如果沉默逾了界,那就變了味兒;而有的時候,發聲是一種反抗,一種正義,一種維護權益的方式。很多時候,我們也需要發聲,因為邪也會勝正,我們需要撥開迷霧為正義辯護。但是,如果發錯了聲,那就變成了聰明反被聰明誤。

沉默與發聲是一門人生的藝術。面對所發生的,我們要保持獨立的靈魂,進行獨立的思考判斷,在該沉默時堅持沉默,在該發聲時勇敢發聲,做一只特立獨行卻不失理性的“豬”。文案:張益斌